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公告 > 公告內文
新聞
軒轅劍天之痕全攻略
2014-04-16

軒轅劍三外傳天之痕

▽雍州伏魔山

陳靖仇隨著師父陳輔來到州伏魔山找尋上古神器崑崙鏡,陳靖仇經過陳輔的一番測試之後,來到山上見陳輔,師徒兩人進到山洞之中,陳輔要陳靖仇將崑崙鏡拿起來,此時上古魔獸饕餮,為了不讓徒兒和自己一起送命,陳輔將陳靖仇打出洞外,並以冰絲將自己和饕餮一同封印於洞中,在失去意識之前,陳輔交代陳靖仇去找雷夏澤尋找師伯-公山先生,並且不要跟楊拓直接交鋒。

在伏魔山山腳下,陳靖仇想起師父曾給他一個符鬼之符,因此陳靖仇選了一隻符鬼之後便開始了他的救師之旅。

▽月河村

在經過月河村時,陳靖仇四處打聽雷夏澤該如何前往,卻得知月河村為了祭祀河神,已經將唯一的路橋封鎖,不得以陳靖仇只好到客棧中過夜,並在客棧中陳靖仇認識了在客棧工作的于小雪。

次日陳靖仇知道小雪自願代替大夫的女兒成為今年的河神祭品,陳靖仇於是決定要救小雪,在詢問了小雪的弟弟小翔之後,陳靖仇便前往月河河洞。在通過月河村土石迷宮之後,陳靖仇喝阻正要將小雪推入洞口的村人,但眾人不理會陳靖仇的喝阻,硬是將小雪推入洞口並離開,陳靖仇見狀趕緊跳入洞口,在他跳入洞口之後,發現小雪昏迷在地上,陳靖仇過去將小雪搖醒後一隻巨大的鮫精突然出現在他們身後並欲將小雪吃下,於是陳靖仇與符鬼合力打敗鮫精,。

擊敗鮫精後兩人稍做休息後便欲離開,但因為洞口太高因此兩人另尋出路。在途口陳靖仇發現小雪有治療傷口的特殊力量,因此簡單地教她一些防禦與治療的法術,此時小雪也成為戰鬥伙伴。

到了月河村,兩人發現鮫精在被打敗之後以為是村民所設的陷阱憤而找村人抱復,使得村中屍橫遍地,悲憤的兩人合力將鮫精殺死,但殘存的村人卻無論如可都不願諒解陳靖仇及小雪,將兩人趕出月河村。

▽雷夏澤
兩人到了雷夏澤之後,陳靖仇做了一首詩並簡單地提到自己的身份,進入木屋之後,陳靖仇發現公山先生目前身患病己無力救出陳輔,師伯母亦對陳靖仇說明公山先生被宇文太師所傷一事,並告訴陳靖仇只有依神農鼎的力量所煉出之藥方可以治療公山先生體內的劍氣,若要尋神農鼎必須先往北方找到原本保管神農鼎的拓拔部落。
▽黑山鎮

到了黑山鎮後,兩人進到客棧休息,卻聽到外面傳來一陣吵雜聲,發現原來是朝廷軍隊在強搶男童,當陳靖仇正要上前阻止,一個胡人女孩突然出現打倒士兵,高尉見情況不對化身成一個邪屍骷髏,並趁那位胡人女孩嚇一跳時將她打傷,此時陳靖仇和小雪挺身共同對付這個妖魔。

將邪屍骷髏打敗之後,兩人欲扶起這胡人女孩拓跋玉兒,但玉兒卻不領情,這時張烈走了過來向兩人道謝,並請兩人到客棧飲酒以表達謝意,在閒聊時陳靖仇得知張烈的妻子正是拓跋部落的一員,而神農鼎正在拓跋部落。正當眾人準備用膳時,幾位張烈的手下急忙進來報告說有一支隋軍懷疑拓跋部落擁有神農鼎而不斷派兵來騷擾,因此張烈必須回去統領一切,陳靖仇和小雪也上前助張烈一臂之力,三個一同前往東北的隋營,此時張烈入成為戰鬥伙伴。

在進入隋營後三人一路打到隋軍本營,司馬尉宮下令將抓來的男童殺死取血後離開,三人連忙現身喝阻準備殺死男童的士兵,在殺死這幾個士兵放出男童之後,司馬尉官居然去而復返,並且化身為邪屍骷髏,三人苦戰多時,終於將其打敗,其餘的士兵見狀連忙各位逃命。

▽大雁嶺
來到了張烈與族人暫居大雁嶺,張烈派出手下探查神農鼎的下落,陳靖仇及小雪則暫住在大雁嶺,六天後得知神農鼎由涿郡出發,沿永濟渠大運河往南運,話說到一半張烈的妻子告訴他們玉兒私自離開去找神農鼎的消息,三人聞言只得趕緊出發。
▽蘆家渡

三人進入蘆家渡,發現官員將年輕的女子給抓進宮中,於是陳靖仇等三人便用計進入船中搜尋,但卻沒有發現玉兒的蹤影,在前往船底搜查時發現大量的銅器,當三人在推論這些銅器的來由時被韓公公發現,只得應戰。

在打敗隋軍之後,三人掌控了船上的主導權,並出發來到大梁。

▽大梁城

進入大梁,眾得知目前皇上正在鄰近的龍舟上休息,於是三人來到碼頭邊並潛入龍舟上,卻在一間房間內發現假的神農鼎並被守尉追捕,三人一路逃到屋樑上,發現一身酷似玉兒的宮女,三人隨即追去,發現那位宮女竟要行刺皇上,而這名宮女正是玉兒,此時宇文太師出現,陳靖仇以鬼谷之術救出玉兒,眾人跳入海中。

四人在河邊小屋中歇息一會兒,張烈說明自己必須回去,而玉兒卻堅持要和陳靖仇等人一起尋找神農鼎,此時張烈離開,玉兒加入成為戰鬥伙伴。

▽豆子坑

在豆子坑中打聽到神農鼎在魔王砦的消息,三人到客棧休息時聽到外頭的士兵誣指一位商人是土匪,將士兵打敗後發現客棧中的兩名大漢也是路見不平的人,並得知他們是秦叔寶及程咬金。

三人潛入魔王砦後發現原來魔王砦的強盜就是程咬金,玉兒便要求程咬金將神農鼎還她,程咬金不肯,正當兩人爭執不下時,宇文太師進入搶走神農鼎,使得程咬金誤以為是陳靖仇等人的聲東擊西之計,而與三人動手,在打敗程咬金後,在一旁觀戰的秦叔寶認為一切都是宇文太師的計謀,程咬金亦要求陳靖仇三人在半個月內將神農鼎找回。

▽萬靈血
一行人正準備進入泰山,卻被隋軍擋下因此往北邊森林探查,發現一位生病的男子齊二郎,三人治好他後護送他回東萊城家中,得知泰山有奇異的法壇,於是三人便闖入泰山,見到楊碩將軍東萊城的六萬生命化為一顆萬靈血珠,三人憤而與楊碩將軍大打出手,將他打敗後楊碩將軍居然咬舌自盡,陳靖仇於楊碩身上搜得一張畫有六芒星圖的地圖及一封信,信中表明尋找神農鼎之事。
▽寧珂歸鼎
三人來到豆子坑下方的河邊空地,發現一 艘可疑的軍官船,於是來到船上並與軍官發生衝突,此時寧珂郡主出現協助陳靖仇三人,並將神農鼎交給他們後離去,三人便前往大梁尋找治療公山先山的藥方。
▽玉兒踐諾
來到了大梁,在藥店中買到了藥方材料獨缺鵁肉,三人便依大夫指示到大梁西方的山洞中打敗鵁精取得其肉。回到船上後,陳靖仇將藥方放入神農鼎提煉出治療公山先生的藥後來到河邊空地,回到魔王砦程咬金表示要歸降張陀大人,玉兒卻堅持要和程咬金一戰以光明正大地帶走神農鼎,打敗程咬金之後三人決定先回雷夏澤以丹藥醫治公山先生。
▽公山遺言

來到雷夏澤發現屋內已經沒人,尋問一釣翁才知公山先生已逝,師伯母搬到大梁,於是三人便前往大梁見師伯母,在師伯母出示的公山先生遺書中表示陳靖仇可至東海上尋仙人以救陳輔。

拜別師伯母,三人請了船匠將船改造成能在海上航行後,便乘船出海。

▽拓跋毀容

三人在海上被大鯨魚將船撞翻並將眾人連船吞入肚中,在找尋出口的途中遇見了住在大鯨腹中的氐人族,發現他們的生命正被黑龍王威脅著,氐人族女王懇請三人將黑龍王打敗。

三人來到龍宮聯手打敗黑龍王,黑龍王卻用計欺騙玉兒使她不顧一切將崆峒印取下,使得氐人族的人民老去,氐人族女王憤而說出除非玉兒自毀容貌否則決不原諒她的氣話,愧疚的玉兒竟真的甘心將自己的臉孔毀容,氐人族女王深感自責,在保住了玉兒的性命之後,氐人族女王亦送他們去仙山島。

▽桃源仙界

在前往天外村的途中,玉兒一直高燒不退,陳靖仇和小雪安置了玉兒後到百草澗尋找草藥,小雪更以自己的臂肉丟入神農鼎和草藥一起提煉,治好玉兒之後三人再度出發,來到對奕亭,見到一位老翁及一位青年正在對奕,二人聽說陳靖仇等人來此的目的之後,老翁要三人先去天外村休息。

到了夜晚,玉兒的病情惡化,古月仙人指出必須取得西母峰上的血露蟠桃放置神農鼎提煉,這樣玉兒就能康復並恢復容貌,兩人聞言即刻出發到西母峰。來到西母峰找到血露蟠桃之後,刑天突然現身並與兩人大戰,刑天將兩人打敗後質問是誰摘取蟠桃,兩人均說是自己所摘,沒想到這刑天是老翁的考驗,而兩人皆通過考驗順利取得血露蟠桃。

回到然翁居,兩人將蟠桃放入神農鼎中煉出赤玉晶讓玉兒服下,古月仙人再以其桃花仙氣注入玉兒身內,玉兒果然順利的康復並恢復容貌。三日後古月仙人要陳靖仇三人到海中建木中取得盤古巨斧以敗饕餮。

來到建木見到盤古巨神,三人說明來意後盤古巨神表示只要與他一戰即可相借盤古斧,得到盤古斧後三人到對奕亭找古月仙人和老翁,次日眾人使前往伏魔山。

▽伏魔之洞

來到了伏魔山救出陳輔之後,古月仙人以盤古斧將饕餮送到另一個次元,待陳靖仇去洞內取得崑山鏡後,眾人回到然翁居。

▽宇文奪印
老翁在知道玉兒毀容的原由後,表示為氐人族設定不老結界的人正是他,於是陳靖仇等人連忙來到氐人族通知氐人族女王這件事,沒想到崆峒印已被宇文太師所奪。
▽江都

來到江都得知會稽郡被毀一事,玉兒推測得可能是宇文太師所為,三人來到了橋上遇見一白鹿精為他們卜了一卦,表示伏琴在敦煌石窟,崆峒印在朝廷手中,而女媧石飄渺不定,於是三人決定先去長沙一趟。

通過大禹水道來到長沙後遇到寧珂郡主,寧珂郡主表示願意助他們取得崆峒印,三人來到長沙隋營後確不敵斛律安,但斛律安卻也因為中毒而功力大失只得逃離,上官震遠也為保護崆峒印而由秘道離去,寧珂郡主在秘道中以法術將上官震遠擊斃,對追來的陳靖仇三人慌稱上官震遠早已死去,在取得崆峒印後寧珂郡主亦給他們一塊武關令牌,讓他們可以自由通行武關。

三人回江都接回在客棧中養病的陳輔使前往武關。

▽太師宇文拓

進入獨孤郡王府,陳輔留下休息,陳靖仇等人便四處打聽神器的下落,來到太師府門前,一位家鄉被宇文太師毀去的路人將他查到的地圖及信函交給陳靖仇等人,三人得知下個萬靈血陣的地點在長沙使立刻回郡王府與陳輔一同趕往長沙。

在快要衝進長沙大本營時,只見遠方一陳巨響,得知長沙郡已毀,眾人進入隋軍大本營與宇文太師交鋒,但終究不敵而被宇文太師輕易打敗,宇文太師更以陳輔為要脅,要陳靖仇在三日內以神器交換。

小雪建議不妨再去桃源仙境找仙人商量此事,但來到了桃源仙境卻發現仙人不在,玉兒建議不妨先將神農鼎拿給宇文太師。三人將神器交給宇文拓換回了陳輔之後,寧珂郡主告訴他們女媧石在巴蜀古王墓中,並給了陳靖仇長壽關的令牌以便前往巴蜀古王墓。

▽巴蜀古墓
到了巴蜀古王墓,眾人發現四處都是隋軍,於是趕緊進入墓中,發現斛律安也在這裡,雙方再次交手,眾人合力擊敗斛律安後,沒想到他竟然摧毀古墓欲與三人同歸與盡,三人連忙找尋女媧石,欲離去時卻被斛律安趁虛而入將女媧石搶走,並以遠空傳送術送到宇文太師手中。
▽奪取神器
回到郡王府,小雪留在郡王府養病,寧珂郡主則帶陳靖仇及玉兒去皇家寶庫內取回神農鼎、崆峒印和女媧石,並一併取走神器旁的虎符令牌。
▽小雪背叛

眾人取回神器回到郡王府次日,小雪留下一絡頭髮及女媧石帶著其他神器一起離去,陳靖仇和玉兒到太師府探查卻並守尉阻撓,但卻聽說宇文太師要去靈郡進行萬靈血陣,兩人於是決定前往阻止。

兩人來到了靈武郡時,只見靈武郡集結了大批兵力,於是兩人急忙趕到靈武郡的隋軍所在,正要阻止韓騰施展萬靈血陣時卻被小雪以軒轅劍阻撓,待韓騰完成萬靈血珠後便與小雪一起消失。

▽玉兒殞命

回到郡王府後,夜間寧珂郡主帶玉兒到太師府去找小雪,玉兒見到小雪後小雪告知玉兒她離開的原因,以及赤貫星將劃裂天際危害人間,而宇文拓是為了阻止這件事而搜集五神器及萬靈血,玉兒聽了之後頗為震驚。

玉兒離開太師府與寧珂郡主會面後,說明了小雪的用意,沒想到寧珂郡主竟用法力將玉兒打死,並欺騙陳靖仇說玉兒是被小雪打死的。

因玉兒死去而難過的陳靖仇將玉兒帶到桃源仙境請求古月仙人幫忙救活玉兒,但玉兒卻早已不治而死,陳靖仇表示他已心灰意冷,不願再管世事,便與師父離開郡王府向北方而去。

▽虯髯客

在往北方前進的路上,陳靖仇在河道斷崖過夜時認識了李世民,李世民並要請李靖仇來太原城。次日,陳靖仇與陳輔師徒兩人來到太原城和李世民碰面,李世民要陳靖仇師徒到家中一聚,到了李世民家中,陳靖仇發現張烈也在此,張烈表示他安頓好拓跋部落後亦向宇文太師養父楊義臣學習道術,並取得汰玉如來,說明將這汰玉如來放在龍門石窟的石台上就會出現直通洛陽的天梯。

於是陳靖仇師徒便和張烈一道前往,經由天梯來到另一個山脈,隨之來到了通天塔。

▽通天塔下
通天塔下有一道火牆阻擋眾人,張烈指出這是地龍陰火,他已命李靖去尋找泛雲龍玉,因此眾人便前往洛陽找李靖夫婦 。
▽洛陽城
到了洛陽,眾人在客棧遇到寧珂郡主,張烈將破除地龍陰火之法告知寧珂郡主。眾人回到洛陽城入口遇到李靖夫婦,李靖將泛雲龍玉交給眾人,眾人便趕往通天塔。
▽通天塔之戰

眾人破解了地龍陰火之後趕往通天塔上,在半途被韓騰將軍所阻,眾人只得合力將韓騰擊敗,在韓騰死前仍用盡最後一分力量擊傷陳輔,陳靖仇與張烈趕到塔頂見到宇文拓和小雪,雙方一言不合打了起來,兩人打傷了宇文拓之後,宇文拓決定發揮十分之九的力量打倒了兩人,此時寧珂郡主突然現身,挾持小雪逼宇文拓就範,張烈和陳靖仇在其身後偷襲砍斷了宇文拓的一隻手。

此時寧珂郡主露出了她的真面目,表示她是魔界派來的敵人,赤貫星亦劃破了天際,小雪為救眾人以軒轅劍帶著陳靖仇與張烈逃離通天塔。

▽世界崩壞

在知道一切的真相之後,眾人由魔界的傳送陳前往桃源仙境找兩位仙人,古月仙人要他們找出琴鼎印鏡石五樣上古神器,於是三人分別到殤魂塔及螫魂塔將慰遲嫣紅及單小小打敗,奪回崆峒印及神農鼎,並和古月仙人等人一同到通天塔,兵分兩路由陳靖仇三人救出宇文拓其餘人則去破壞萬靈血珠,在救出宇文拓之後獨孤寧珂出現攻擊眾人。

將獨孤寧珂打死之後眾人來到通天塔頂,古月仙人以巴別之路的方法將眾人傳至在劃過天際之前的赤貫星上。

▽撤旦之果
眾人來到赤貫星上,通過了次元交錯的迷宮,來到了伏羲宮殿,陳靖仇突然想到古月仙人曾提過伏羲宮殿的天女白玉輪可以讓死人復活,於是向古月仙人提起此事,懇求古月仙人讓玉兒復活,但古月仙人卻表示這會大量消耗伏羲琴及女媧石的力量,嚴重的話會讓失卻之陣失敗,輕微的話小雪會回復原形且至少一甲子無法再成人形。在幾經考慮之後陳靖仇忍痛放棄這個想法,但小雪卻跪在古月仙人面前請求古月仙人讓玉兒活過來。
▽結局一(與玉兒)

古月仙人敵不過小雪的苦苦哀求,只得施展天女白玉輪的陣法,玉兒復活之後小雪卻十分虛弱,因此小雪退出戰鬥伙伴改由玉兒加入戰鬥伙伴。

另一方面陳輔以為陳靖仇背叛自己而傷心不以,因而服下撒旦之果。

在眾到了赤貫星核心欲推動失卻之陣時,寧珂郡主出現阻止,眾人合力將她打敗之後服下撒旦之果的陳輔卻開始破壞中央支柱,於是陳靖仇等三人趕往中央支柱將已經魔化的師父打敗,並完成失卻之陣。

擔任古神器守護者之一的陳靖仇在完成失卻之陣之後忘卻了跟師父的一切記憶,化為女媧石的小雪用盡力量讓陳靖仇恢復對陳輔的記憶,但自己卻要在六百年後才能再化人形。

▽結局二(與小雪)

在勸服小雪放棄讓玉兒活過來的想法之後,眾人繼續往赤貫星核心過去。

另一方面陳輔以為陳靖仇背叛自己而傷心不以,因而服下撒旦之果。

在眾到了赤貫星核心欲推動失卻之陣時,寧珂郡主出現阻止,眾人合力將她打敗之後服下撒旦之果的陳輔卻開始破壞中央支柱,於是陳靖仇等三人趕往中央支柱將已經魔化的師父打敗,並完成失卻之陣。

擔任古神器守護者之一的陳靖仇在完成失卻之陣之後亦忘卻了跟玉兒的一切記憶。